<noframes id="vn9lj"><span id="vn9lj"></span>
<noframes id="vn9lj">

<form id="vn9lj"></form>

<form id="vn9lj"></form>

<span id="vn9lj"></span>

<noframes id="vn9lj">
<noframes id="vn9lj">

    譚永昌:一個追夢人的極致人生
    發布來源:拓斯達   發布時間:2021-07-15   瀏覽量:259

    傍晚時分,夕陽西下,活躍了整整一天的太陽,染紅了半個天空。

    此時,在操場的角落,有一個高瘦的男人,戴著耳機,一邊面對著手機視頻通話,一邊慢悠悠地走著圈散步。我們聽不清說話的內容,只見他時而笑得露出了牙齒,時而嘴唇快速地閉合又張開,似乎在對電話的那頭叮囑著什么。

    聽說,他每天如此;也聽說,他是位博士,來自臺灣。他,叫譚永昌。

    譚博


    01

    學霸中的學霸

    譚永昌從小學習成績優異。大學時期,他就讀于素有“臺灣第一學府”之稱的臺灣大學機械工程學系,在全系約150名學生中,成績常常名列前五。1994年本科畢業后,他只身一人遠赴美國密歇根大學攻讀機械工程碩士和博士學位。在那年代,能夠去美國留學的都是精英,更何況密歇根大學還是世界頂尖的公立大學之一。

    這樣優質的學歷背景,可謂“學霸中的學霸”。然而,譚永昌卻只謙虛道:“還行”。

    當年,他在美國讀研究生一個學期學費需要將近1萬美金,一年下來學費加上生活費就需要大約3萬美金。為了減輕家庭負擔,不辜負家人厚望,譚永昌給自己定下了目標——在有限的時間內爭取多修學分,提前畢業。研究生項目為期2年,每學期的標準學分是9學分,但他一個學期足足修了15學分,僅用了兩個學期便完成了所有課程,后來還以全額獎學金申請到博士項目。

    “留學期間,課業非常繁重,我常常熬夜到凌晨兩三點,第二天又繼續早起上課。”譚永昌回憶道。從那時起,咖啡便成了他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直到現在,他每天的工作,都需要一杯咖啡來開啟。“對于我來說,每天早上喝咖啡就意味著要進入工作狀態了。”

    機械工程專業出身的譚永昌,還對物理學、計算機科學等學科有著濃厚的興趣。從小,他就好奇“這個世界是怎么來的?”“我又是如何來到這個世界上的?”當同齡人都捧著小說漫畫閱讀的時候,他手上拿著的卻是量子力學、計算機編程等專業書籍。1985年,還是高中生的他擁有了人生第一臺還是DOS操作系統的電腦。課余時間,他通過翻閱書籍,自學計算機編程,并開始嘗試計算機編程。

    隨著計算機和互聯網技術的發展,他對計算機編程的熱情持續高漲,從未停止過學習的腳步。在堅持不懈的學習和努力下,他的計算機技術甚至可以與專業工程師媲美。

    在機械工程和計算機技術的專業背景下,他的人生有了更多的可能。


    02

    要么不做 要做就要做最好的

    2001年,機械工程博士畢業的譚永昌加入美國福特汽車公司,擔任V引擎工程電腦輔助工程分析師,負責優化汽車引擎動力、結構和噪音。

    在這家百年汽車工廠里,分工明確,制度也很完善。那時候,公司并不提倡加班,所以,他每天都能準點上下班,生活非常規律。“下班后,我還能去打個高爾夫;周末在家,就忙著在花園里打理花草。”他描述道。

    在別人眼中,這簡直是神仙般的生活,可遇不可求。然而,譚永昌對此并不滿意。“這樣的生活有點像養老。”他笑稱,“我覺得自己還年輕,還可以再沖一沖!”適逢2007年的美國,金融危機爆發,汽車業疲軟。正值壯年的他開始思考,自己該何去何從。

    后來,他把目光聚焦到了工業機器人產業,而當時大陸和臺灣的工業機器人產業才剛起步,發展前景可期。他萌起了回國的念頭,心想:“我可以把國外先進的技術帶回去,為中國制造業貢獻自己一份力量。

    于是,不久后,他便與妻子一同回到了臺灣。彼時的富士康正要成立機器人事業部,譚永昌便入職擔任了軟件部門經理,帶領軟件開發團隊,負責設計開發控制器軟件,實現了自主開發的全系列機械手及多項自動化設備,并廣泛應用于各種手機生產工藝。

    在富士康的13年間,他經常往來大陸和臺灣,親眼見證了我國經濟的飛速發展以及科技的日新月異。隨著我國互聯網、人工智能產業的迅猛發展以及大數據時代的來臨,中國機器人產業也迎來了大發展。

    “只有不斷創新,才能跟上時代的步伐。個人如此,企業更是如此!”他說,“如果企業在行業中的技術無法保持領先的話,那可能會越做越局限。”在他看來,做產品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最好的。

    也許,就是這種追求極致的精神,激勵著他不斷勇攀高峰。

    學習如此,工作亦如此。


    03

    知非之年 我想再試一次

    譚永昌理想中的工業自動化,是以技術立于行業之巔,用極致詮釋智能制造的真諦。然而,富士康已不是他成就夢想的最佳舞臺。做了13年的工業自動化,譚永昌坦言自己已經有些疲憊了。

    “這行業真不好做。”他感嘆道,“當時我想,如果再有機會,我不要再做工業機器人了!”曾經,他以為自己會在富士康退休。沒想到,拓斯達的出現改變了他的計劃。

    譚永昌還記得,第一次到拓斯達的時候,吳豐禮董事長熱情接待了他。交流,吳董的一句話深感觸動——“拓斯達的使命是‘讓工業制造更美好’,我們需要更多更好的工業機器人產品為更廣大的制造企業提供最優質的服務只要你能把好的產品做出來在這里就能找到合適應用場景,發揮最大的價值!這簡單的一句話,譚永昌深深地感受到,這位80后年輕企業家的自信與堅持,也看到了他對人才的渴望與真誠。這里就是一個能讓人才盡情施展才華的寬闊舞臺

    更讓他意想不到的是,在工業自動化領域竟然還有這么一群熱血的年輕人,在朝著自己的夢想前進。他笑言,以年齡來說,拓斯達的大部分員工對他來說都是小朋友。“當看到這個年輕的團隊,在這個充滿挑戰的行業中,依然保持著這么大的興趣和熱情,投入這么多時間與精力,我真的很感動。”他說,因為如今國內工業自動化技術已經相當成熟,此時想要再超越,難度相當大,但拓斯達依然在努力!

    種種的感動喚醒了他那顆想為工業自動化做出貢獻的初心。于是,沒考慮多久,他做出了人生第二次冒險的決定——從臺灣來到大陸,加入拓斯達。而此時的他,已到了知非之年。

    這是他職業生涯中第二次重要轉折點。從美國回臺灣,從臺灣來大陸,每一次“賽道”的轉變,對他來說都是一次挑戰。而這次,他不僅要適應全新的環境,還要忍受與家人分隔兩地的煎熬。“妻子雖不能完全理解,但還是尊重我的決定。”他說。

    以前,從臺灣到廣東可以直飛;但疫情期間,他只能先從上海或者廈門轉機,然后接受隔離14天。一年間,回家的機會更是屈指可數。盡管過程如此艱辛,也阻擋不了他追求夢想的腳步。

    “我想再試一次,真正把中國機器人產品做到行業頂尖水平!”他如是說。


    04

    我相信拓斯達可以的

    在譚永昌看來,拓斯達的研發團隊氛圍非常有活力。大家對研發有一種“極致”的追求,希望把問題研究透徹、把產品優化到極致。面對這么一群有夢想、有追求的同事,他深受感染,重燃起對工業自動化的激情,對我國智能制造的未來充滿期盼。

    “讓工業制造更美好。我相信,拓斯達可以的。”他說。

    如今,譚永昌擔任拓斯達研發中心首席控制技術專家,負責研究運動學算法和機器人離線編程及仿真軟件工藝包。他的到來,為拓斯達機器人控制系統研發工作帶來了顯著的提升。他從事的運動學算法研究,能夠有效提升機器人的精度、速度和運行平穩性,而這一切最先體現在拓斯達SCARA機器人的控制系統中。

    經過對拓斯達機器人控制系統的深度研究,結合自己以往的研究成果及經驗,譚永昌先后開發了S型速度曲線、樣條曲線及門型指令等算法,極大地提高了拓斯達機器人運動時的平穩性和快速性,大大地減少機器人運動時產生的抖動,使機器人加減速提升25%,縮短運動到位整定時間20%。

    同時,基于他對于機器人動力學算法的研究,拓斯達自研機器人還成功攻克了六軸機器人打磨拋光工藝、SCARA機器人涂膠等先進工藝;此外,他推動開發的拓斯達機器人離線編程與仿真軟件,更有效減少工程師現場調試的時間成本,使現場調機時間減少50%,大大縮短了產品交付時間,切實提升客戶滿意度


    05

    不要想太多 做就對了

    “他雖然言語不多,但人很好,思維也非常清晰。”

    “他很厲害,常常能給我們提出建設性的意見。”

    這是跟譚永昌朝夕相處的研發同事對他的評價。盡管他學歷和閱歷頗為資深,但他從不沾沾自喜,始終保持著謙遜謹慎的工作態度。

    作為一名研發人員,他深知,保持嚴謹性和創新性至關重要。在他看來,一次的成功不代表永遠,過往的經驗與技術僅代表著過去,至于在新環境中能否適用,還需要重新驗證。

    為了能讓自己緊跟時代的步伐,時刻保持著對先進技術的好奇,他每天都會花時間查閱和研究最新的文獻和學術論文,然后推導數學公式。

    有人說,出了學校,數學似乎沒多大用處。但他卻說,數學非常有用!數學有助于培養研發人員的批判思維、創新思維,還能鍛煉其解決問題的耐心、認真與堅韌的品質。

    譚永昌認為,研發人員尤其是研究算法的,需要有更多的時間來獨立思考,有的算法問題可能用一個小時就可以搞定,但有的則需要思考幾個小時甚至幾天,做算法模型的時候會非常燒腦,甚至枯燥,所以要不斷去刺激自己的激情和新鮮感。

    于是,極限運動成了他釋放壓力、保持激情的重要手段。在美國的時候,他常常一個人潛入深山老林中滑雪,一去便是三四天,從陡坡一躍而下,順勢而行,享受刺激帶來的快感。面對前方未知的恐懼,他毫不膽怯。“有時候,前方看著很恐怖,但我就是要跳下去。那種感覺就像是對生命的燃燒。”

    “人生就如玩極限運動,真的不要想太多,做就對了。”他說,“我們很難知道人生下一步會遇到什么事情,可能在不經意間,我們就會遇到人生中最美的風景。”也許,拓斯達就是他人生一次意外的發現。

    盡管現在滑雪的機會不多,但他并沒有放棄對運動的熱愛,在空閑時間也會環繞著美麗的松山湖騎行,盡情地享受著輕風吹打在臉上的感覺。


    夜色漸晚。

    跟家人視頻通話結束后,譚永昌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在書桌旁坐了下來。桌面上,鋪滿了草稿紙,上面寫滿了密密麻麻的數字與符號。他沒有急著動筆,而是坐在窗前看著遠方,望向那片深邃的天空。

    也許,所謂的鄉愁,就像余光中所描寫的——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我在這頭,他們在那頭。

    孤身在莞,盡管常常會思念家人,但前行路上,他將繼續逐夢飛馳。

    這就是譚永昌,一個來自臺灣的追夢人。

    公眾號

    業務咨詢

    13058586552

    客服QQ

    1831274110

    返回頂部

    色综合久久五月色婷婷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心晴网